压力出清 外汇风险准备金率重新归零

function ImgReSize(e) { if(e.width>540) // 670可根据你文章的内容区域大小,可调整 { e.width=540; // 等同上面你设的那个数值 e.style.width=""; } if(e.height>10) { e.style.height=""; } }

  考虑到当前外汇市场环境已发生较大变化,央行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由20%调降至0%。业界预计,调整后短期线远期购汇的避险需求将有所增强,结售汇市场也将回归理性和平衡。

  新金融记者 张晨曲“旧政”不合时宜

  央行于近日对外汇风险准备金政策作出调整,自9月11日起,远期购汇风险准备金率由20%下调至0%。对于这一调整,业界认为信号意义较为鲜明,即央行对人民币汇率的未来走势充满信心。

  经历了数月的持续上扬,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屡破重要关口,升值态势。特别是8月以来,即期汇率已由7月末6.729快速升至9月8日的6.4617,升值幅度高达4%。相较此前,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及面临的背景已发生了深刻变化,在贬值预期得到显著改善之下,如果说企业以往是集中购汇,现在则变成了集中结汇,显然,20%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也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外汇风险准备金重新归零之际,央行还一并调整了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执行正常准备金率的政策,取消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准备金的穿透式管理。

  对此,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回应称,这两项政策都是在前两年人民币汇率出现波动、资本流动呈现一定顺周期性的背景下出台的宏观审慎管理措施,考虑到当前市场环境已发生较大变化,上述两项政策有必要进行调整。

  “当前,汇率总体处于合理均衡的水平。在人民币汇率水平趋于均衡的同时,市场预期趋于理性,跨境资本流动和外汇供求都更加平衡。”孙国峰称,在市场环境已转向中性的情况下,有必要调整前期为抑制外汇市场顺周期波动而出台的逆周期宏观审慎管理措施,也相应回归中性,以强化外汇市场价格发现功能。

  换言之,此举也显示出央行继续推进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的决心。因为比起一路狂飙的升值节奏,央行对于人民币汇率走势更希望看到的是能够客观反映基本面的相对平稳的双向波动态势。“调降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影响。” 建设银行(601939,股吧)金融市场研究处分析认为,我国企业总体上利用衍生金融工具规避汇率风险的意愿并不强,远期购汇成本的下降不见得会明显刺激企业的远期购汇需求。但央行此举一出,市场认为如果央行确实有意减缓人民币升值节奏,后续则有可能继续推出“组合拳”,因而单边做多人民币的情绪将趋于谨慎。

  而在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归零以后,连续数日上涨的人民币汇率也暂时降温,快速升值的局面得到校对,上周二在岸人民币兑美元16:30收盘价报6.5350,创一周新低,较上一交易日跌111个基点,连续第二日回调。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280个基点,调降幅度创2017年2月20日以来最大,报6.5277,11日连升“纪录”终结。

  结售汇回归理性

  从企业角度,业界预计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之后,短期线远期购汇的避险需求将有所增强。“特别对于年底前有外币支付需求的企业而言,目前的汇率水平已经远远高于年初的财务预算水平。选择在6.50左右入市锁汇可以锁定今年的利润,规避最后一个季度的市场波动风险。”在招商银行(600036,股吧)金融市场部外汇首席分析师李刘洋看来,这类企业由于避险周期较短,外汇风险准备金对他们的成本相对较高。本次政策调整后,这类客户购汇有望更为积极入市。

  据李刘阳判断,短期内,人民币汇率可能会在6.50以上获得暂时的均衡。从长线角度看,结汇需求仍多于购汇,人民币预计将在阶段性回调之后重启升势。事实上,之所以选择此时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重新归零,除了贬值压力的显著改善,一个关键还在于,企业远期净头寸已经由净购汇转为净结汇。外汇局公布的银行间结售汇数据显示,今年4月至7月,银行代客远期结汇规模均超过售汇规模,远期净结汇分别为350亿元、235亿元、303亿元和177亿元。业界认为继续收取风险准备金的必要性已经不大。

  时间回到两年前,“811汇改”后,人民币汇率持续承压,由于贬值预期增强,市场情绪波动导致了针对人民币的非理性交易,当月银行代客远期售汇签约额飙升至当年1-7月平均水平的3倍,达到了创纪录的788.87 亿美元。而在套利冲动驱使下,一些带有投机目的的企业持续增加对远期购汇合约的需求。

  为抑制非理性和非实需的外汇远期购汇对人民币汇率的扰动,2015年8月31日,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远期售汇宏观审慎管理的通知》,规定从2015年10月15日起,对开展代客远期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收取外汇风险准备金,准备金率暂定为20%,冻结期1年,利率为0%。

  此后不到一周,央行再次出手,将风险准备金扩大至外汇掉期、期权等业务。由于这类业务很大一部分是含有投机预期的交易,政策出台之后,之前借助各种衍生品逃避缴纳外汇风险准备金的路径被堵截,但在客观上,企业的购汇成本也相应提升。

  作为一种汇率单向调节机制,外汇风险准备金通过增加企业远期购汇成本,起到一定的抑制单向购汇的作用。据华泰证券(601688,股吧)测算,缴纳 20%的风险准备金,通常情况下银行在操作层面相当于增加200BP的远期升水点数,成本 0.4%左右。而外汇风险准备金的推出,对抑制远期售汇活动的效果可谓立竿见影的效果,2015年9月之后,远期售汇规模大幅下降。

  而今,人民币汇率的颓势也已扭转,业界判断结售汇市场也将回归理性和平衡。“随着结汇量的不断增加,企业手中囤积的美元逐步减少,也意味着人民币升值的动力正在减少。在这种情况下,外汇风险准备金政策的调整恰如其分地平复了市场对连续升值的恐慌情绪,引导结售汇市场回到理性和平衡上来。” 厦门建行金融市场部魏俊艺分析称,如今单边升值或贬值的预期都有所顾忌,未来人民币汇率将逐步实现双向波动的目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压力出清 外汇风险准备金率重新归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