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放开,利率市场化“最后一公里”破土

function ImgReSize(e) { if(e.width>540) // 670可根据你文章的内容区域大小,可调整 { e.width=540; // 等同上面你设的那个数值 e.style.width=""; } if(e.height>10) { e.style.height=""; } }

  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6月26日讯,在上海自贸区内实施三个多月的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后,央行上海总部周四宣布将该项政策推广至全上海市,这也是自贸区第一项推广到区外的政策。分析人士指出,此项政策是人民币存款利率市场化的一次预演,短期有助分流外储累积压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放开,利率市场化“最后一公里”破土

力,长期将为未来人民币存款利率市场化铺路。

  “这项政策是(人民币)存款利率市场化的一次预演,”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对大智慧通讯社表示,“现在贷款利率已经完全市场化了,存款利率市场化在大额外币存款中也早已经实现,现在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就是把外币存款利率市场化的最后一块板子给撤掉,为未来人民币存款利率市场化的推进积累经验。”

  央行上海总部6月26日宣布,决定从6月27日起,将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的改革试点由上海自贸区扩大至上海市。而此前,央行对自贸区外一年期及以内的美元、日元、欧元、港币四个币种的小额外币存款利率设置上限。

  针对外币存款利率上限,300万美元以上的大额存款利率,我国早已放开。小额存款利率上限在今年3月1日开始也在上海自贸区先行试点,对上海自贸区居民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上海地区金融机构对自贸区内居民小额外币存贷款自主定价。

  招商证券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也认为,“此次央行的政策是利率市场化的进一步推进,这样经济主体在本外币存款资产之间的选择更为市场化。”

  当然,此次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还是严格按照此前央行利率市场化改革路线图在推进,“先贷款后存款,先外币后本币,先大额后小额,先单位后个人”的四步走战略。

  央行上海总部称,经过三个多月的试点,市场总体平稳,区内区外小额外币存款利率没有出现明显价差,区内外币存款挂牌价格基本稳定,没有出现大规模跨区跨行的存款搬家现象。

  央行上海总部并指出,此举将在更大范围、更加真实地反映外汇市场供求情况,促进上海市有关金融机构进一步强化财务硬约束,完善自主定价机制,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水平,有利于企业降低资金调配成本,更加高效地管理资金,扩大实体经济受益面。

  “此项政策的效果,关键看市场对外币的需求,”刘东亮表示,如果说市场的需求比较大,类似去年下半年或者今年一季度这样的,上海地区的金融机构会把外币的利率定价定的比较高,有可能出现全国外币资金向上海转移的情况。“这样就可能造成外币存款向上海集中的情况,这或许就是政策的外溢效应吧。”

  “当然这种外溢效应可能造成的影响,管理层也已经考虑到了,这应是改革必须承受的风险,管理层已经要求各个银行要加强自律和风控,尽量确保市场稳定运行,”刘东亮称。

  上海有关金融机构近期成立了金融机构利率定价自律组织,确保试点稳步推进。金融机构要按照自律公约的要求,维护市场秩序,防范和化解风险。央行上海总部要求,金融机构利率定价自律组织要建立金融机构间良好的信息沟通和协商机制,努力提高外币存款市场运行效率,防止个别成员机构盲目定价或恶意定价。

  “当然对外币的需求强弱,主要是看本外币利差,只要是本外币利差足够大,对投资者而言有利可图,”刘东亮也指出,“只要市场的需求在,银行是可以找到出口的,例如可以发行高息的外币理财产品等。”

  但也有专家指出,此次政策本来早就可以放开,因为外币存款的总量本来就很小,其实际意义可能比较有限。

  央行日前公布的金融统计数据显示,5月末外币存款余额5658亿美元,同比增长28.3%,当月外币存款增加366亿美元,而5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达118.23万亿元。

  按照5月平均汇率(6.1636)计算,外币存款占整个M2的比重连3%都不到,如果扣除大额存款,这个比例会更小。而且此次放开仅涉及上海,这样影响的量就更小。

  央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张新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上海的外币存款占全国的七分之一,截止5月底,外币存款余额767亿美元,其中小额存款占26.4%。

  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就指出,由于原先人民币持续单边升值,私人部门大都不愿意持有外币,但今年以来人民币实现双向波动,持有外币的意愿在上升,但是整体比较看,外币存款总量还是很小,对整个比重可以忽略不计,整体影响不会很大,或者说象征意义更大些。

  “当然从好的方面去理解,当前人民币还是存在一定的贬值预期,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可能利好外币存款持有人,也会增加外币存款的数量,这样也可以分流巨量的外储积累压力。”赵庆明指出。

  赵庆明指出,当前存款利率上限放开的步伐还是很谨慎,这些事情其实早些年就可以做的,如果能加大一些步伐,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则会更好。

  发稿:张金栋/何巨? 审校:周晓峰/王兴

点击进入【股友会】参与讨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放开,利率市场化“最后一公里”破土